当前位置

首页 > 读后感 > 小学读后感 > 读《皮囊》有感

读《皮囊》有感

作者: 某li某li 来源: 时间: 2016-12-27 阅读:

   喵跟我说:“越来越不喜欢自传性质的作品,总是带着上帝视角在看事物。”

  有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所以我只会挑那种在各自领域饱受赞誉、看起来很有成就的人物的传记来看,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应试教育写作文时,老师要求同学们要多多积累名人轶事素材的影响。
  然后看到《皮囊》。
  一本正经的读书笔记
  知道这本书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在各大畅销书的榜单上都看得到它的身影。我历来对畅销书是带有排斥心理的,有种孤傲的、自命不凡的感觉,然而回过头才发现,畅销书榜单上,自己看过的书,也不在少数,也发现,自己本身就是大众中的一员,无法避免的口味一致。
  然后看到知乎上的推荐、微信公众号的推荐,荐者往往会强调自己是大浪淘沙才找出这珠玉,又在榜单上看到《皮囊》,于是就加入了最近的阅读队列里。
  我看文章,除了工具书和目的性阅读的书籍,一般看文字是否对自己的口味,如果阅读时如相见恨晚的知己,那么阅读速度便极快,但是因为《皮囊》是散文,不想因为阅读速度而冲击本应伴随着文字而来的感慨。
  看序的时候,以为这是一本关于父爱的书,推荐者在强调,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灵活现的父亲的形象,我以为会是一本像朱自清的《背影》一样的书,在被忽略的细节中展现出父亲的伟岸。抱着这样的期望去看书,反而像沧海拾贝一样收获了很多惊喜。
  读《皮囊》的时候会有一股亲切感,或许是因为,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妈妈的故乡,或者是因为身边与作者是同乡的小伙伴,又或者是因为作者的年代跟自己相隔得并不遥远,更或者是因为,写的都是生活里细琐的小事,好像家门口的那条小巷子里某一户人家,也曾发生过相似的故事,在嗑瓜子的闲暇中,被津津乐道着。
  除了贯穿着父亲身体的变化,或者说老屋的搭建翻修而展开的家庭的变化,让我感受到父亲的倔强、母亲的执着以外,让我特别有触动的文章是《我的神明朋友》、《张美丽》、《天才文展》、《厚朴》。
  《我的神明朋友》
  我并不是个有很强烈宗教信仰的人,但是也不代表我不相信神明的存在,因为我相信“天道酬勤”,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如果没有神明,那这里的“天”又是什么。反而因为神明的存在,我觉得任何人的命运都掂量在神明手中的那杆子秤上,反而会让自己更加坚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大道理,让自己更加坚定地要做一个好人的决心。
  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有一次,忘了具体是为了什么事,也曾虔诚地跪在窗前,在月辉里向天宫里的各位神明朋友祈祷,想不起来的事估计只是不足外道的小事,但是当时也一定彷徨无助,靠着神明朋友的帮助,而度过难熬的夜。
  因此,如果科学尚不能解释大自然奇异事件的存在,为什么不选择相信,这个未知的神奇的力量,是因为,虽然你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这样的朋友,一直在默默地帮助你呢。
  《张美丽》
  兴许是最近也在看张爱玲的关系,还有今天看了开头的电影《驴得水》,突然感慨起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开放的作风,跟舍友谈起,我猜这是因为西方文化刚进入中国,大批中国学生又有留洋经验,带着直接生硬的西方气息,想直接与传统东方观念碰撞。
  我在想,张美丽的故事虽然晚了五六十年,但是是不是也跟自由恋爱的兴起有关,一个勇敢逐爱的女生,只因为与大众相悖的行为,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在以讹传讹中,被戴上“不良作风”的帽子。
  更可怕的是,哪怕到了现代社会,女性一旦戴上了这顶帽子,似乎就再难以摘下。说到这,不由得想起前段时间很红然而我只看过简介的《我不是潘金莲》,殊途同归地反映了同样的意思。
  哪怕张美丽最后还是嫁给了初恋男友,成了民营企业家,捐助了学校,盖了政府大楼;哪怕一直以来,身边的男子,不管年长年少,都曾对她充满好奇,将她当做梦中情人、性幻想的对象,然而她还是一个女人,还是那个被街头巷尾窃窃私语惹来纷纷议论的女人。
  哪怕她最后一死以明志。
  她还是那个戴着不明所以的世人给的帽子的女人。
  可笑的是,她撞得头破血流的那个城市,现在更多的时候,都希望女人能给家里带来一个儿子,于是,多少人,顶着大肚子出嫁;多少人,因为生了女儿而入不了男方的门。
  而她,嫁给了爱情,成就了事业,为家乡建设添砖加瓦,仍然躲不开不相关的旁观人士的唾弃,这一切的开始,只是因为追逐爱情。
  《天才文展》、《厚朴》
  自然而然想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写,文展是天才,厚朴也同样异于常人。
  哪怕我已经二十四五岁了,已经读了硕士研究生,可是当我看到十几岁的文展,悄声地描述着自己的“大事”时,我仍觉得,这是一个厉害的人。
  虽然我是理科生,可是我也曾读过历史,甚至为了方便记忆,我也曾画过时间轴,在轴上标记刻度,旁边注明年份,写上重要事件,然而我从来没想过,去分析这一年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大事,这样想来,这样的小孩真是了不得。而且当我的脸脏成大花猫,化身小跟屁虫跟在大哥哥大姐姐身后时,我也不知道,原来小队伍的头儿,比如文展从小就知道,这是在培养自己的领导能力。
  就这样的两件事,就足够让我吃惊了。因此相比之下,我并不喜欢厚朴。
  如果不是厚朴可以强调的自我介绍,在这个名字背后,我脑补的画面里,会是一个生长在黄土高坡上,精瘦、却满手肌肉的男孩,然而“胸怀世界”的父亲,给予厚朴这个名字,也让厚朴一起背负着来自父辈的希望。
  然而从另一个方向想,厚朴的名字也的确名副其实,他身上除了希望——父亲的希望、自己的希望以外,什么也没有,只有为了“梦想”张牙舞爪夸张化的舞台表演,只有标新立异的特立独行,只有与世界逆流而上的执拗,除此之外,整个人就如同一架空空的驱壳——他本人、他的乐队都是。
  文展最终的颓唐,在于见识大世界以后,被自己的无力感所打败。
  厚朴的离开,则是因为脑子里那个用想象喂大的那个过度膨胀的理想幻象。
  其实我没办法看轻他俩,因为我身上也有他俩的影子,或者,他们拥有的某些特质是我所欣羡的。我跟作者一样吧,从成长开始我就一直在控制自己:
  “要确保对自己一切的控制,要确保对某种想象的未来达成,要确保自己能准确地活在通往目标的那个程序里。”
  而他俩都有那种我所没有的恣意,这种恣意让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妄为”:因为没有脚踏实地、因为没有明确的目标、因为丧失了方向......所以走向了破灭。
  除了这些文章,触动我的还有什么呢,我想,还有阿太对作者说的那些话,关于人不过是一具皮囊的言论;还有作者不时发出的对故乡的恋恋不舍和更深的连接;还有久别后的朋友之间的疏离与扼腕。
  谈到故乡,我始终没有那么大的情怀,想起有一次,爸爸喝醉酒,照例开始教育我,念念叨叨故乡之于自身的重要性,我没有他期望的那么多对故乡的眷恋,但是也不是他口中那副急于摆脱故乡的形象。可能更多的是因为从未真正背井离乡过,学生时代每年逢假期就会兴冲冲地赶回家,那不是故乡,那只是我的家乡,那只是印在火车站优惠区间上的站点,那是可以用74.5的硬座、117.5的二等座、121的巴士、4个小时的车程来衡量的地方。
  我真正奔赴的,只是个我父母亲所在的地方。
  然后,只要被爸爸瞪一眼就会眼泪汪汪的我,委屈地辩驳:“对我来说,故乡就是有我爸妈的地方。”
  然而今年开始忙碌着找工作,当承载我希冀的简历纷纷奔向天南地北各个陌生的城市的时候,当它最终落户在杭州之后,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查一查回家的航班,而后也开始想,以后兴许一年只有一次回家的机会了。
  这时候看到《皮囊》,突然对故乡,有了更深的一层体会。
  泉州是一个海滨城市,而我的故乡没有那片波光粼粼,但是有层层叠叠的绿,还有特定季节是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我的故乡没有热闹的出海打渔,甚至没有让我能明确说出来的活动,只是每每到了某个节日,而我不得不留在学校过节的时候,谈起家乡的习俗,我却是话最多的那个。
  所以故乡到底是什么呢。
  因为现代高科技发展带来便利的交通,带来四通八达的媒体资讯,我们从未真正远离,所以我们没有浓浓的思乡之情,更或者是因为,故乡早已经具体化到某一个地方、某一种食物、某一个人身上了。
  她说不定是某种食物:
  一群在外的朋友凑在一起时,聊起小连城,无非思念学校门口的烂粉和兜汤、南门头的捆粄、大桥下的大扁食、四角井的灯盏糕,或者只是妈妈做的菜,我们对故乡的思念,全都化作跟随我们走南闯北的肚子里的馋虫。
  她说不定是我家门前的小溪流,也说不定是培养教育我的母校,更说不定是从小到大春游秋游的目的地冠豸山。然而,奶奶曾在那洗菜的小溪流已被柏油马路覆盖,小学的母校已经化为居民楼的工地,冠豸山在售出协商买回的过程中开始向本地人索取门票......
  每次回家看到又一片新的施工地,或者只是一块又被开垦然而尚未动工的农田时,我总是会感到可惜,甚至是鄙夷,好好的小镇,本来就应该是一幅接地气的模样,偏要硬凹造型向现代化大都市看齐。
  于是我想起我的另一个故乡,那个离开更久我更愿意称作故乡的地方——一个更加偏僻的乡镇,那里曾经是我的伊甸园,是最初在我心中播撒美好种子的地方,然而这几年回去时,看见四处横躺的木材,看见我嬉闹的凉亭都是木屑,我根本没有再往里面走的欲望。
  于是我的心情就跟作者说的这样一段话产生了共鸣:
  “我知道,其实自己的内心也如同这小镇一样:以发展、以未来、以更美好的名义,内心的各种秩序被太仓促太轻易地重新规划,销毁,重新建起,然后我再也回不去,无论是现实的小镇,还是内心里以前曾认定的各种美好。”
  这种不可挽回不可避免的遗憾,也同样产生在每一次和朋友分别的时候。
  我曾经做过一个电影画面感极强的梦,梦到我一个人搭乘着日本电影里常见的火车,窗外是一闪而过熟悉而陌生的风景,车厢内是熟悉的朋友。久别的朋友突然主动问候我,我还一脸诧异地回:“你怎么会跟我说话。”然后,这么些时日的隔阂就像不曾存在一般,聊得很热火朝天。
  不知不觉,火车到站,友人A下车,友人B登场。留下我一脸错愕,追问着友人A的去向。
  一本正经的读书笔记
  这个梦境与现实太相似,醒来后的我一直空落落的。
  前些日子见到一些故人,外界因素推动下能够自然而然地像彼此认识但不熟的朋友一样聊天,分开时也不像更小的时候所期望的那样,非要执着地把过去的一些困惑和误解解释清楚,因为突然觉得,那是另一个时间段的事了,对待过去的事,最好的做法是——既往不咎。
  因为我们总是活在当下的,所以,对未来,也不要抢抓不放。
  就像突然想联系很久没互相通信的朋友,毫无疑问彼此都想展现出曾经的热络,然而几分钟的问候之后,空气里只剩难忍的尴尬。那时我哈哈一笑,说:“相见不如怀念,就这样吧!”然后逃离一般匆匆挂了电话,并长舒一口气。
  就像毕业许久总想组织一次聚会,也许这件事的难度不是各自都忙,而是怕见了面已不复年少的模样,让彼此和自己都失望。
  作者的一席话是很好的解释:
  “每个人都已过上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让许多人在这个时空里没法相处在共同的状态中,除非等彼此都老了,年迈再次抹去其他,构成我们每个人最重要的标志,或许那时候聚会才能成真。”
  动笔之前,没想到《皮囊》的读后感会变成这么长的侃侃而谈,或许真的是平常人的生活里也折射了我的影子,而作者又没有难懂的故作深沉,从而激起了我许多的共鸣。如果让我写,我好像还能继续写下去,只是怕演变成了懒婆娘的裹脚布,反而没有了趣味。
  能让读者写出这么长的感慨,大概真达到了作者的期许吧,因为人的本质是一致的,而我们有心,从而达到了共同的部分,最终看见了彼此,映照出彼此,温暖了彼此。
  比心。

你是否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在中国很多站长均是白天工作、晚上熬夜维护网站,他们付出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期间充满着艰辛和劳苦。如果本站文章对您很有帮助,您不妨考虑请站长喝杯茶,鼓励一下!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