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演讲稿 > 节日致辞 > 文学要养浩然之气---年会讲话

文学要养浩然之气---年会讲话

作者:高晓晖 来源: 时间: 2017-01-13 阅读:

  各位领导,各位文友:

  大家好!"江浙有苏杭,罗田有天堂。"因为对罗田"天堂"美景的神往,来到罗田,更为了分享黄冈文学人2016年丰硕的文学收获,来到罗田。首先,我谨代表湖北省作家协会,对黄冈作家和文学工作者一年来取得的突出成绩表示衷心祝贺!对市作协工作年会的成功举办,表示衷心祝贺!

  何存中主席的工作总结,如数家珍,振奋人心。黄冈作协及各县(市)作协工作有创意,有亮点,有成效。我很赞赏黄冈作协把工作年会当作工作现场会开的做法。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全省推广的好做法。罗田县委、县政府对本次年会高度重视,县文联、作协组织得力,先点一个赞!非常感谢黄冈作协和黄冈作家们一年来对省作协各项工作的支持与帮助。黄冈作协组织作家积极参与省作协多个重点创作项目和文学培训、交流活动,特别是对"春秋讲学"的驻校嘉宾给予热情接待,省市作协之间建立起了一种良好的互动关系。

  本次年会有一个重要背景,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特别是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文学的利好纷至沓来。繁荣发展文艺事业,中央有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在中国文联十代会、中国作协九代会开幕式上的讲话,我们要认真学习,深入贯彻落实。省委有布置。省委出台《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实施意见》,对做好全省文学工作有很强的指导性。省作协有安排。按照中国作协改革方案,省作协也将出台改革方案,并筹备召开省作协第七次代表大会。随着省作协改革的深化,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不断加强,全省文学事业的发展将呈现全新的局面。 在去年工作年会上,我与大家分享的题目是《顺天理,壮文脉》,探讨的是黄冈文学人如何担当起历史赋予的"壮文脉"的责任。今天与大家分享的题目是《文学要养浩然之气》,是务虚之论,对黄冈没有多大针对性。

  最近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篇文章《硬汉缺失的硬伤》,说近年来,中国影坛硬汉形象越来越少,而花美男,"小鲜肉"大行其道。硬汉缺失,花美男包打天下,这是当今影视创作的硬伤。影视创作有这样的硬伤,文学创作是否也存在相类的硬伤?我觉得或多或少是存在的。说影视创作受日本影视和"韩流"的影响,受观众趣味的影响,受拜金主义、消费主义潮流等等的影响,造成了硬汉缺失的硬伤,其实,这都只是表象,我以为本质原因还是创作者缺乏"浩然之气"!"浩然之气"是孟子提出来的。何谓"浩然之气"?这个问题公孙丑问过孟子,孟子的回答:"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孟子难言的问题,我当然也说不清楚。但以我肤浅的理解,这"浩然之气"与"至大至刚"有关,与"直养"有关,与"义与道"有关。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是浩然之气的注脚。文天祥《正气歌》对浩然之气又作了更具体详尽的阐释。"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浩然之气,是沛乎苍冥的人间正气!传承几千年的君子人格,士大夫气,文人气,本质的内涵,就是浩然之气。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赞韩愈"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是文气浩然的经典案例。

  文学要养浩然之气,我想应在如下五个方面做好功课:

  1、守信仰,尚崇高信仰,我个人理解,是那种深信不移、矢志不渝并自愿为之终生付出的东西。在哈维尔《致奥尔嘉的信》中对信仰的描述是:"真正的信仰不是一种迷惑人心的东西所引发的迷狂状态,它是一种内在精神状态,一种深刻的存在感,一种你或者有或者干脆没有的发自内心的指导,它将把你的存在提升到一个更高水平。"日本奈良的法隆寺凝聚了日本1300年木构建筑的智慧精华。法隆寺最后一代专职大木匠叫西冈常一,他写了一本书叫《树之生命木之心》,对日本宫殿木匠一代一代传承的口诀进行了阐释。其中一条:"对神佛没有崇敬之心的人没有资格言及伽蓝。" 就是说,你不信神佛,就没有资格去谈论寺院,更没有资格去建造维修寺院。把西冈常一的话借用过来,也可以说,你对文学没有信仰,你也就没有资格去谈论文学,更没有资格拿笔写作。把文学当作信仰,就不会患得患失,就会持守身前马拉松,身后马拉松的恒心。尚崇高,就是要与低级趣味划清界限,远离低俗、媚俗、庸俗。习近平总书在文代会作代会开幕式上的讲话说,文艺工作者要敢于向炫富竞奢的浮夸说"不",向低俗媚俗的炒作说"不",向见利忘义的陋行说"不"。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绝不做亵渎祖先、亵渎经典、亵渎英雄的事情。习总书记的讲话很有针对性,指出文艺积弊一针见血。我曾建议黄冈作家关注革命历史题材,因为从这类题材中,能体会信仰的力量,能感受崇高的境界。因此可以视为善养浩然之气的一种路径。

  2、明大势,辨是非作家应做时代的明白人。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作家要建立自己的历史观,要勇于对历史作出独立的个性化的评价,明大势、辨是非是必然要求。这里的辨是非,是大是大非,是在明大势前提下作出的是非判断,而不是鸡毛蒜皮的小恩小怨。钱钟书先生说"诗具史笔、史蕴诗心",诗与史是密不可分的,不明史势,不得史慧,诗必定是肤浅的,单薄的。鲁迅先生曾批评那种小格局的作家,明确指出他们"所感觉的范围颇为狭窄,不免咀嚼着身边的小小悲欢,而且就看这小悲欢为全世界。"(《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所以,走出方寸天地,融入大千世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必然是当代作家的不二选择。

  3、担道义,见风骨在明大势的前提下,才有担道义的胆识,在担道义的过程中,最能显现作家的风骨,文学的风骨。"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要敢于发出自己真的声音。讲真话,抒真情,是很有难度的。作家不可能与世隔绝,自说自话。作家身处人群之中,身处潮流之中,难免会为潮流所裹挟。尤其是面对强势话语,比如古人话语或者洋人话语,如何持守本真,这对作家的定力和勇气都是严峻的考验。

  4、存大善,怀慈悲文学是弱者的伟业。作家必常怀慈悲之心,常具悲悯情怀。我们所谓的尚崇高,并非仅体现在对名山大川的景仰上,也并非仅体现在对英雄伟人的敬仰上,还体现在对弱小的关怀上。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一岁一枯荣的原上小草,也能见出春风吹又生的崇高。评价社会的文明高度,评价时代进步程度,一个重要的评价指标,就是社会对弱者的态度。也就是说,我们对待弱者的态度,决定我们时代的文明高度和进步程度。作家要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存大善,怀慈悲,是不可或缺的功课。

  5、形而上,致远方形而上,强调的是作家要讲哲学思维,强调的是作家世界观的修炼。我们强调作家增加阅历,丰富经验,但不能为经验所局限。作家当然要多识草木虫鱼,柴米油盐,多沾人间烟火气,但作家在接地气的前提下,还要接天线,要多设"天问",要成就远方气象。作家离不开人间烟火,更离不开诗和远方。康德的墓志铭刻的是他自己的一句名言,他说一生对两种东西存有持久的敬畏,一是头上的星空,一是心中的道德定律。我们说善养浩然之气,是要养成一种充盈于天地之间的大道正气,那么,我们的思维空间,当然不能狭小。从时间的维度上,它应思接千载,从空间维度上,它应心游万仞。有两首短诗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作家如何在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上表达远方意识。一首是北朝民歌《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一首是唐朝诗人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想象一下,如果《敕勒歌》只有"风吹草低见牛羊",而没有"天苍苍、野茫茫"的空间描述,《敕勒歌》就只能见到眼前的风景,无法获得它特有的宏阔苍茫的大气象。如果《登幽州台歌》仅限于表达"独怆然而涕下"个人感受,而没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时间视角,它也无法获得如此动人心魄的历史沧桑感。好,我愿意用东坡先生的诗句结束今天的分享:"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祝愿黄冈作家浩气冲天,鹏程万里!谢谢大家!

你是否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在中国很多站长均是白天工作、晚上熬夜维护网站,他们付出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期间充满着艰辛和劳苦。如果本站文章对您很有帮助,您不妨考虑请站长喝杯茶,鼓励一下!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