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文 > 社会评论 > 大学生闫啸天、王亚军抓鸟获刑10年6个月是否过重

大学生闫啸天、王亚军抓鸟获刑10年6个月是否过重

作者:未知 来源: 网友上传 时间: 2015-12-05 阅读:

  近日,“河南大学生家门口掏鸟窝获刑10年半”一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今晚18时,被判刑大学生闫啸天的父亲闫爱民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已替儿子请了律师,希望法院能启动再审程序,相关申请材料已递交新乡市中院,目前正在等待通知。今晚19时,法晚记者获悉,河南省高院已经介入此案,对其判决正在进行专题研究。
  关于“河南大学生抓16只鸟被判刑10年”的新闻引发了不小争议,有人质疑量刑太重,有人表示认同“保护珍稀动物人人有责”。有网友吐糟质疑称,“人不如鸟”,指责当地司法系统小题大作。
  有媒体报道称,河南郑州一在校大学生闫某,放暑假和朋友王某掏鸟窝抓了16只鸟出售,因涉嫌犯非法收购、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二人分别被判刑10年半和10年有期徒刑,并处罚款。警方调查称,16只鸟都是燕隼,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对于此事,应该用法律的眼光来判断,而不能凭人们的惯性思维,觉得鸟就是一种动物,人应该更重要。为了这16只鸟,让人去付出如此代价,似乎很不划算。
  其实,在生态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视的今天,人类不应该再有如此之看法。可现实中却还做不到,否则也就没有那么多人想着去吃野味,而且这野味中还有不少可能是保护动物。但人类的贪婪,就是如此。
  之所以说要用法律来判断,就得看看他们的量刑是否严格依法。
  先来普及有关法律常识。根据《刑法》第341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也就是说,上述两位大学生是适用于该罪名的最顶格处罚,也就是“情节特别严重”的。那么再来看看法律是怎样解释“情节特别严重”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其中有两条规定了“情节特别严重”的解释:
  第三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情节严重”:(一)达到本解释附表所列相应数量标准的;(二)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不同种类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中两种以上分别达到附表所列“情节严重”数量标准一半以上的。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一)达到本解释附表所列相应数量标准的;(二)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不同种类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中两种以上分别达到附表所列“情节特别严重”数量标准一半以上的。
  第四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构成犯罪,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情节严重”;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符合本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一)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二)严重影响对野生动物的科研、养殖等工作顺利进行的;(三)以武装掩护方法实施犯罪的;(四)使用特种车、军用车等交通工具实施犯罪的;(五)造成其他重大损失的。
  这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就是“数量标准”。根据解释规定来看,两位大学生所抓鸟的数量已经达到标准。
  根据河南省辉县市检察院12月2日的回应称,10年不算重判。承办此案的检察官称,捕猎、收购、倒卖“一条龙”,闫某犯罪行为实施了不止一次,上述种种行为足以证明其主观明知。
  因此,从法律规定来看,恐怕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仍然存在三个问题:第一,关于大学生对于动物保护方面的主观动机,是因为无知,还是明知而特别故意为之。这个需要弄清楚。
  第二,关于“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对于两位大学生来说,是不是有失偏颇,尤其是相关司法解释第四条规定当中所列的条款,有没有符合。如果仅仅是数量、次数来认定,是不是有些过重,值得商榷。
  第三,关于对法律公平的判断。也就是说,把此案与其它一些案子来比较,是不是公平。比如故意杀人案、故意伤害致死案、贪污受贿案等等,有的问题和情节很严重,但判刑也不过如此,甚至10年还不到,可是相比较之下的社会危害,至少在老百姓看来,是有差距的。这种法律上的公平,还得考虑。
  当然,在建设生态中国的进程中,我们需要严肃而认真地向全民普及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生态环境的基本常识,更需要阐明法律的严肃性与普适性。我们不能为一般的惯性思维所束缚,更不能为了人类的贪婪而抹杀自然,但我们也需要强调法律的公正与公平,不能让人们感觉反差太大。
  法院审理发售鸟信息证明两人不是“无知”
  2014年11月28日,辉县市检察院向辉县市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三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认定闫啸天和王亚军掏的鸟是燕隼,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今年5月28日,辉县市法院一审判决,以非法收购、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闫啸天有期徒刑10年半,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王亚军有期徒刑10年,并对两人分别处罚金1万元和5000元。
  购鸟人贠荣杰因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获刑1年,并处罚金5000元。闫啸天、王亚军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他们称不知道捕猎的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买鸟的贠荣杰也称自己不知道购买的燕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河南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贠荣杰在百度贴吧上看到闫啸天发布出售燕隼的信息后,主动加闫啸天的QQ号码与其联系,商谈燕隼价格、交易地点等情况。这与闫啸天供述的情节相一致,足以认定贠荣杰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燕隼是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情况下而非法购买。闫啸天以及王亚军的供述能够与闫啸天本人发布的买卖燕隼的相关信息以及贠荣杰供述内容予以印证。对此意见,法院不予采信。
  负责办理此案的检察官曾对媒体称,闫啸天是“河南鹰猎兴趣交流群”的一员,曾在网上非法收购1只凤头鹰转手出售。闫啸天在网上兜售时特意标注信息为“阿穆尔隼”,其同伴王亚军家里是养鸽子的。该检察官称,捕猎、收购、倒卖“一条龙”,闫啸天的犯罪行为实施了不止一次,上述种种行为足以证明其主观明知。
  今年8月21日,新乡市中院对此案做出裁定,维持了辉县市法院一审判决。
  学生悔改出狱后愿从事野生动物保护
  闫爱民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儿子在看守所中写的“悔改书”。其中写道:“在看守所这些日子以来,我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犯的罪,非常恨自己不争气。”
  闫啸天自称从小特别喜欢动物,准备出狱后从事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参加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宣传野生动物保护知识,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保护他们。完成自己的中国梦,做一个对社会和国家有用的人。”
  法晚记者在采访中得知,闫啸天曾两次下水救人。其中一名被救者高杰对记者回忆说,2007年暑假,他和闫啸天等几个朋友到池塘玩水,“我跳到水里,过了挺长时间一直没上来。小闫意识到我可能出事儿了,马上跳下水把我拖到了岸上。”高杰很感激闫啸天,觉得他是个好人。
  闫爱民讲述了儿子另一次救人的经历。2013年暑假,邻村一名女子带着孩子在河里玩水。孩子带着救生圈,但在一个水流湍急处,救生圈打翻了,孩子被冲出十几米。“正好我儿子看到了,他立刻跳水里将孩子救起来。”
  村民求情签署“联名信”望减轻处罚
  闫啸天因掏鸟窝被抓后,其老家土楼村的全体村民签署了一份“联名信”,向政府求情希望减轻对闫啸天的处罚,给他一个悔过自新重返校园的机会。
  这封“联名信”是今年1月17日签署的,其中写道:“经村委会全体村委领导及村民代表、全体党员研究决定,向政府及司法机关请求对闫啸天减轻处罚,给他一个悔过自新重返校园的机会。完成学业,回报社会。”
  村民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加大普法力度,让广大群众都学法、知法、懂法、不犯法。记者在这封“联名信”上看到,村书记、村长、村委委员、支委委员、村民代表和全体党员都签有各自的名字。
  昨晚,闫爱民对法晚记者表示,他已替儿子请了律师,希望法院能启动再审程序,相关申请材料已递交新乡市中院,目前正在等待通知。记者随后获悉,河南省高院已经介入此案,正在进行专题研究。

你是否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在中国很多站长均是白天工作、晚上熬夜维护网站,他们付出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期间充满着艰辛和劳苦。如果本站文章对您很有帮助,您不妨考虑请站长喝杯茶,鼓励一下!

赞助推荐